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科学研究
 首页  科学研究

​环境正义: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调节器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7-06-02浏览次数:

环境正义: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调节器

 王黎明

(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随着中国工业化的迅速发展,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问题成了中国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中国经济要想实现持续快速的发展,就必须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环境保护优先还是经济发展优先?还是二者兼顾?如何兼顾?这一直是困扰着当代中国发展的难题。我国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科学发展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等一系列理论都是为了处理好这对关系。为了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包括生态文明建设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建设的总布局,从而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赢。“环境正义”作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作为中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调节器,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所谓环境正义就是所有主体在环境领域内的公平正义。广义的环境正义包括代内正义、代际正义和种际正义,就是通过协调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而实现人类可持续、健康的发展这一终极目标。

代内正义:中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在本代人间的调节器。在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过程中,经济发展与环境破坏的矛盾日益突出,主要表现在:在国内,环境权责上的分配不公与非正义、环境制度中的非正义、环境问题中的承认非正义;在国际环境正义问题上,表现为发达国家与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之间在环境问题上究竟是环境优先还是发展优先的分歧以及谁之环境、谁之正义的分歧。在代内正义问题上,需要处理好东部与中西部区域发展的平衡,处理好城乡的发展平衡。在国际上,中国要积极承担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应当承担的环境责任,但我们始终强调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反对环境殖民主义,反对西方国家的绿色壁垒与环境保护。

代际正义:中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在代际间的调节器代际正义关系到本代人和后代人之间如何公平的享有环境资源的问题。首先是代际正义的理论论证问题。作为一种单向度的伦理关系,代际正义存在着未来人的“空场”问题,这是一场不平等的“对话”,因此代际伦理中唯一有价值的关系就是“正义”关系。其次是代际正义的实质,即利益和责任如何在当代人和后代人之间的公平分配问题。第三,要辩证看待可持续发展。发展就是经济增长吗?发展就是公正吗?任何发展最终目标都是为了人的全面自由的发展,所以我国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在现实中遇到各种阻碍,我们需要从理论到实践都对其进行明晰的阐述,从而做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种际正义:人与自然关系的调节器。首先必须明确种际正义的理论基础:责任伦理。这就必须走出长期以来在西方学界讨论种际正义时把其局限于分配正义理论的弊端,以责任伦理来解决人与自然的矛盾。人类保护自然环境这是人类的一种责任,从而走出种际正义在理论上的困境。其次是种际正义的实质,其实质是在工具理性的支配下,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关系被打破了,人类对自然的过度开发、利用,造成了生态环境的巨大破坏。

习近平主席说:“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何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双赢?如何在中国实现环境正义?对于中国来说,没有现成的道路可以模仿,我们只能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理论联系实际,时刻记住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必须根据中国特殊的国情,特殊的经济发展道路,独特的文化传统等,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环境正义之路。在此背景下,我想,需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要批判接受西方的环境正义思想。环境正义思想首先是在西方兴起的,对当今全球环境正义理论及环境正义运动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但是他们的一些理论是不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国情的。例如西方的生态中心主义思想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过分强调自然物的重要性,甚至为了保护荒原而牺牲人的利益。这是西方社会走向后现代社会的产物,他们主张宁可经济停滞也要保护环境。这种理论一旦推广到发展中国家是非常有害的,因为它将导致很多人生活上失去着落,从而陷入贫困。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必须时刻警惕,即使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也不存在普适性的生态正义观,防止发达国家以“环境共有”为名干涉中国合理的利用本国自然资源的权利。其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生产方式。奥康纳曾指出,要想实现真正的环境正义,必须由“分配性正义”转向“生产性正义”,而生产性正义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实现,社会主义为生态文明的实现提供了制度保障,生态文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中国在这方面具有先天的制度优势。第三,公民积极参与环境事宜,加快“生态人”的培养。从价值论的视角看,“人”既是环境正义的目的,也是实现环境正义的主体。作为环境正义的主体,作为利益方,公民积极参与环境事宜,有助于环境正义的实现。我们要培育出的“生态人”就是那些善于处理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能保持人类健康持续发展的人。

只有通过以上努力,我们才能实现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真正的环境正义,实现“绿色”是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