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科学研究
 首页  科学研究

文化安全视域下中原根亲文化理念创新的战略思考

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7-06-02浏览次数:

文化安全视域下中原根亲文化

理念创新的战略思考

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周灏

 

一、中原根亲文化:理论价值和研究现状

中原根亲文化是华夏历史文明的重要表现形式。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支持河南省加快建设中原经济区的指导意见》中,专门把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作为中原经济区的五大战略定位之一,提出充分保护和科学利用全球华人“根亲文化”资源,提升具有中原特色的文化内涵,增强对海内外华人的凝聚力。今年1月召开的河南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上,省长(时任)谢伏瞻同志提出要“突出‘老家河南’主题,打造根亲文化品牌。”根亲文化由此作为“增强中原文化影响力”的重要环节写进了《河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3月8日,谢伏瞻同志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河南代表团审议时进一步建议,充分发挥河南根亲文化优势,将每年农历三月三在新郑举行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上升到国家层面。以上论断无不凸显了根亲文化在我省“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也为我们深入发掘、创新发展这一理念指出了目标和方向。

中原根亲文化自2008年提出后,已经成为国内寻根文化研究的理论热点。综观近年来理论界对于中原根亲文化的研讨,主要集中在梳理来源、界定内涵,以及作为提升河南省在海内外影响力和招商引资的文化品牌,侧重其经济价值和统战功能。应该说,这些研讨在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开展的各种研究,内容大多千篇一律,区分度不够强;视角过于狭窄,缺少不同学科的交流;模式过于单一,缺少多边角度;等等。有鉴于此,本文试图在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文化安全的视域重新审视中原根亲文化,揭示其中蕴含思想的丰富性和深刻性,在深度和广度上推进这一理念的创新性研究。

 

二、中原根亲文化:文化学解读

解读中原根亲文化,首先要理解什么叫文化。国际学术界有关文化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据统计,关于文化的定义有170多种。(尽管存在差异,但通常情况下,文化(culture)和文明(civilization)往往并用无贰,本文不再做区分——作者按)美国人类学家克鲁克洪指出,“所谓一种文化,它指的是某个人类群体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整套的‘生存式样’”[1]。英国人类学家泰勒认为,“文化或文明,就其广泛的民族学意义来说,乃是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和任何人作为一名社会成员而获得的能力和习惯在内的复杂整体”[2]。美国社会学家沃勒斯坦把文明定义为“世界观、习俗、结构和文化(物质文化和高层文化)的特殊连结。它形成了某种历史总和,并与这一现象的其他变种(即使不总是同时)共存。”[3]要言之,两者都包括价值、规则、体制和一个既定社会中历代人给予了头等重要性的思维模式;区别在于,文明是一种文化的放大,文化是定义所有文明的共同主题。文明和文化都指涉一个民族全面的生活方式,或者一个特定人类整体在历史过程中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文明/文化在本质上规定着一种惯例,一种常规性。这些常规性具有强大的功能意义,而且是习得的结果。文明/文化是人类最持久的组合,是“所有史话中最长的史话。帝国兴起又衰落,政俯上台又下台,但文明依旧,它能历经政治、经济、社会、甚至意识形态的动荡而幸存”。“世界历史正确地证明了下述论点:政治制度是文明表面稍纵即逝的权宜手段,每一个语言上和道德上统一的社会的命运,都最终依赖于某些基本的建构思想的幸存,历代人围绕着它们结合在一起,因此,它们标志着社会的延续性”[4]。二十一世纪的所有主要文明都已存在了至少一千年之久。这些基本的建构思想也就构成了人们认同的核心并界定了认同的范围。综上,文明/文化的核心功能就在于为政治共同体所有成员提供认同的依据。

再来看“中原根亲文化”。中原根亲文化是以根为缘而发生和发展的一种追索族源、血脉相继的文化现象,核心是以儒家为本的、追求仁爱、统一、和谐为主的文化,包含姓氏文化、始祖文化、政治文化和民俗文化等丰富内容,有着地缘特征、情感特征、开放特征与和谐特征等显著特点。中原根亲文化属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民族、姓氏、文字、元典等具有其他延续性特征的文化之根。有论者指出,中原根亲文化作为寻根文化和根文化理论的发展,体现了中原由文化不自觉到文化自觉的发展,反映了中原寻根工作的逐步深化[5]。中原根亲文化的关键点是“根”,中国的都城文化、甲骨文化、释儒道等思想文化,无不是以河南为圆心向外扩散的;老庄哲学、汉代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易学文化等,也都在中原地区孕育而生,因此说河南的根文化是各种文化的根源毫不为过。“亲”则是人们在寻根之时自然发生的血缘和情感联系,其中姓氏是“亲”的魂,是区分人类血缘与族群关系的文化符号,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文化印记,也是联系全球华人的重要纽带。

河南是根亲文化资源大省。例如被视为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的“三皇五帝”,大多出自或主要活动于中原地区。研究表明,前100个中华大姓中,78个直接起源于河南,98个姓氏的郡望地在河南,这些姓氏涉及当代华人的90%。[6]谢伏瞻同志今年在京出席全国人大期间特别提到,黄帝故里拜祖大典是自春秋战国以来华夏炎黄子孙祭拜先祖黄帝的仪式,我省从2006年起将这一活动升格为省部级举办,至今已经连续10年成功举办,极大地促进了对台港澳及对侨工作,增强了海内外华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为巩固国家统一、人民团结的文化基础发挥了独特作用。由此可见,中原根亲文化在本质上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文化,是传统中国人叶落归根情结的体现,更与中国人一惯重视家庭的伦理观念相符合。根亲文化的这一本质,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今天对于维护我国国家安全,尤其是文化安全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三、文化安全:视域引入

国家安全属于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般是指一个国家处于没有危险的客观状态,也就是国家既没有外部的威胁和侵害又没有内部的混乱和疾患的客观状态。[7]传统的国家安全只包括政治安全和国防安全,即主权独立、领土安全、政治稳定等。随着国际环境的巨大变化和科技革命的深入发展,国家安全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威胁和挑战,这种形势下我们要与时俱进,树立新型国家安全观,这其中就包括文化安全。

作为国家软实力(soft power)的表现,文化安全指的是一国人民能够独立自主的选择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文化制度,独立自主地控制和利用自己的文化资源,[8]而维护本国或者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自然是题中应有之意。在全球化趋势下,世界是开放的,信息技术的不断革新和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全球性流动为文化的交流与竞争提供了载体、工具和渠道,国际间文化交流越来越便捷,文化的闭关自守、小国寡民的状态已很难在当今时代出现。外来文化与内部文化必然要相遇、交流与碰撞,在内外文化交流过程中,就存在本国文化主权的保护问题。外来文化作为一种他者文化,有着自身的传统习俗、宗教信仰、思维方式、价值理念,它的传入会使国内的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变化,影响到国内文化的独立和完整,这种情形正如美国学者彼得·伯杰在《全球化的文化动力:当今世界的文化多样性》一书中形象描绘的:“我们现在见到了一场文化地震——文化全球化,它几乎涉及地球的所有地方。这场地震袭来时,不同的人作出不同的反应。有些人是安然接受,有些人是力图抗拒,他们或是借助于宗教,或是借助于民族主义。由于这两种姿态都需付出高昂代价,如完全孤立于全球文化之外,就必须会完全孤立于全球经济之外。”[9]而正是由于这场文化地震,“文化安全”的问题逐渐凸显出来。

四、我国当前文化安全:现状、问题及成因

当前,随着经济和科技实力的快速成长,中华传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我国的文化安全形势总体趋于缓和,但仍然面临着相当严峻的考验,突出表现之一就是传统文化被削弱、边缘化、破碎化。我们知道,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思想灵魂和精神家园,它不仅积淀了一个民族和国家过去的全部文化创造和文明成果,而且蕴含着它走向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的精神基因。在五千年的历史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异彩纷呈、独具特色的灿烂文化,根亲文化就是其中的精华。然而自鸦片战争以来,随着国门被打开和西方文化大举传入,很多国人开始将传统文化等同于保守和糟粕,予以鄙薄、轻慢、甚至全盘否定乃至抛弃。时至今日,在经济全球化浪潮和西方文化的大肆冲击下,传统文化的意义和价值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拷问,中华民族的生存危机依然未能解除。

如果说,“在每一种文化中,其构成最核心最稳定地把文化塑造成一种特定文化的部分往往是文化的精神层面。而最外层的一般都是文化的物质层面,也是文化体系中最不稳定的一面。”[10]那么揆诸现状,中华传统文化无论在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的境遇都令人堪忧。多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凭借其政治、军事、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强大实力推行文化霸权主义,一直致力于消解中华文化的民族性、本土意识、国民的价值观和文化认同。西方国家利用各种手段,大肆宣扬西方资产阶段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各种方式加强对我国的文化渗透和文化输出。例如利用广播、卫星电视等传统媒体,不遗余力地进行西方价值观的宣传;利用互联网等新兴媒体,采取网络贴文、电子邮件等手段,争夺我国的思想文化阵地;通过电子游戏、影视作品、卡通漫画对我国传统文化经典进行戏说、丑化,损害其民族情感和民族精神,消解民族凝聚力;凭借世贸组织的相关协定,向他国大规模输入影视剧、图书等文化产品,在获取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输入他们的价值观念,等等。

值得警惕的是,西方国家的上述行动已经对我国的文化安全构成了极大威胁。例如,很多年轻人“熟悉电脑打字,却写不好中国汉字;会上网聊天打游戏,写出的作文却错字连篇;考上大学,却很少看过中国古典名著,对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楚辞汉赋和诸子百家等文化典籍更是鲜有涉猎,国学典籍阅读对他们来说几近空白。”[11]不读文化典籍,则难以对传统文化有深切的体认。据调查,在河南的许多农村地区,以强化血缘亲情纽带为主要内容的传统儒家信仰已经丧失了主体性,有高达10%到15%的人口被基督教囊括。[12]再拿最能体现国家和民族特色的节日来说,眼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衷于过情人节、圣诞节、愚人节等西方节日,而涵括极为丰富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意蕴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等传统节日基本上沦为旅游或者消费的商机,其文化内涵则逐渐被人淡忘。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中国在文化上的西化倾向是非常明显的——影视无美国大片不看,楼盘非欧式不经典,起居非西方不时尚,语言非英语不精英,文科学者言必称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罗尔斯、海德格尔,多数人说起日期一开口就是礼拜几,所有的理科、工科、以及绝大部分社会科学,几乎全在照抄照搬西方的理论、范畴、概念……在西方文化的大肆冲击下,中国社会出现了严重的集体失忆现象,作为中国人的文化认同正在遭到极大削弱。这一情形如果任其发展,势必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甚至中华文明的延续造成严重的威胁。

五、文化安全与中原根亲文化:意义与措施

从维护文化安全的角度,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不尊重自己的民族文化,会放任自己的文化资源流失。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对于未来人类和世界的贡献,只有、必须、别无选择地依赖她自己的文化精神,从中去反思,去提出问题,去创造性地丰富人类存在的可能性道路。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原根亲文化资源作为河南省独具地缘优势和比较优势的一大独特宝贵资源最能体现中华文化的特质,以根为魂、以亲为力,凝聚共识、凝聚人心、凝聚智慧、凝聚力量,汇集海内外资源和发展力量,不仅在助推地方经济社会实现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中发挥了独特作用,而且有必要、也完全有能力为维护国家的文化安全作出积极的、不可替代的贡献。进言之,打造中原根亲文化品牌不能仅仅局限于其经济价值和统战功能,更要站在继承、保存和发扬中华文明的战略高度,紧紧围绕“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让中原更加出彩”的指导方针,大力挖掘其内在的文化价值和政治价值,而这也应该成为中原根亲文化理念创新的基本目标和方向。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其中创新居于首位;谢伏瞻同志讲话中关于“五个必须”的重要思想也强调,决胜全面小康,必须突出创新在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发展中原根亲文化亦要创新发展理念,要提取中华文化、中原文化之精华,打造成与当代社会相呼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的新时期核心民族文化,增强根亲文化在国内和国际的吸引力,使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先进的思想相融合,并把发展根亲文化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价值观指导范畴。因此,创新中原根亲文化发展理念必须更加重视和保存中原文化的原生态,加强对于中原文化所包涵的经典文献、文物古迹、传统节日、优良的民间习俗、民间谚语和其他形式的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力度,特别要加大对根亲文化的挖掘深度,同时要找出能体现根亲文化精华的、能显示当代核心价值的表现形式,使之融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之中,使之运用到文化产业的双创驱动发展之中,使中国传统文化更具有时代特征和时代精神,更能适应当今社会发展的要求,成为团结和凝聚中原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强大的精神力量。总之,我们要以创新中原根亲文化理念为契机,真正深入去体会、研究、实践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使其成为自觉抵御西方文化入侵的坚强柱石,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让中华民族以更加独立、自尊、自信、开放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参考文献

[1]【美】克莱德.克鲁克洪等:《文化与个人》,第4页,高佳等译,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

[2] 转引自庄锡昌主编:《多维视野中的文化理论》,第99-100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

[3]Immanuel Wallerstein, Geopolitics and Geoculture: Essays on the Changing World Syste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p. 215.

[4]【美】塞缪尔·亨廷顿:《文明的传统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第27页,周琪等译,新华出版社,1999年。

[5] 张新斌:“根亲文化的讨论与思考”,载《中原文化研究》2014年第3期。

[6] 转引自聂传清:“中国‘根亲文化’风生水起”,载《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4月16日,第 08 版。

[7]刘跃进主编:《国家安全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2页,2004年。

[8]刘跃进主编:《国家安全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78页,2004年。

[9]转引自【美】塞缪尔·亨廷顿,彼得·伯杰:《全球化的文化动力:当今世界的文化多样性》,第96页,康敬贻等译,新华出版社,2004年。

[10]郑晓云:《文化的认同与文化变迁》,第146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

[11]涂成林、史啸虎:《国家软实力与文化安全研究》,第201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

[12]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课题组:《修远报告:西方宗教在中国农村的传播现状》,网址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qmq/article_20140606107243.html

 

作者信息:

姓名:周灏,单位: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联系电话:15837867035